湖南“公務員毆打醫生”真相 院方:公務員毆打醫生護士險致流產 患者方:自己是弱者,已起草控告書 成都商報獨家獲得監控視頻,還原衝突5小時
  2014年6月16日  成都商報電子版
  成都商報首席記者 王毅 發自湖南長沙
  6月2日,湖南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發生一起醫患糾紛。院方稱,懷孕5個月的被打護士譚小飛被診斷為晚期先兆流產,醫生王雅顱腦損傷。輿論關註的焦點還有,打人者歐陽富勝是湖南省人大幹部,被媒體形容為“長沙醫護人員被打,打人者為省人大公務員”。死者歐陽夏的家屬則認為,值班醫護人員耽誤了搶救時間,醫院缺乏必要的搶救設備,導致了患者死亡。
  衝突雙方各執一詞。成都商報記者獨家獲得醫患衝突發生時,從凌晨4點至9點,5小時內醫院的監控視頻,並前往長沙市第一看守所,通過律師向該事件中唯一被刑拘的死者三姐歐陽某某瞭解了情況。
  新聞回放
  6月2日凌晨,湖南長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砂子塘派出所接到湖南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保衛科人員報警,稱該院十二病室有患者家屬鬧事。
  經查,5月28日,34歲患者歐陽夏因病至湖南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十二病室住院治療,初步診斷為病毒性肝炎、肺癌。但家屬稱肺癌還未確診。30日,醫院下達病重通知書。6月2日凌晨4時許,歐陽夏病情惡化院方實施搶救,4時52分,歐陽夏搶救無效死亡。
  在患者搶救期間及死亡後,家屬認為醫護人員搶救措施不力,存在失職行為,為此個別家屬情緒失控,當場推、打值班醫生王雅、護士譚小飛。其中,家屬歐陽某某多次在病房、醫生辦公室等處推、打值班醫生王雅,並強行將王雅拖至死者病床前向死者下跪數分鐘。6月6日,歐陽某某被刑拘。
  這一事件經由媒體報道後,迅速發酵。
  最新進展

  被拘家屬

  拘留時間延長30天
  6月7日晚11點,湖南長沙警方發佈消息稱,6月2日,湖南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發生醫患糾紛,家屬有推打醫護人員及逼跪醫生行為,死者三姐歐陽某某被刑拘,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此外,經湖南省最權威的湘雅司法鑒定中心鑒定,被打醫生王雅和護士譚小飛的傷情未構成輕微傷。
  成都商報記者獨家獲悉,歐陽某某的拘留時間已從7天又延長了30天。負責此案的長沙市雨花區公安分局相關負責人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此案非常敏感,社會關註度高,目前由長沙市公安局牽頭,在多個部門抽調警力成立專案組,目前正在調查取證階段,無法透露案情。
  緣起4分鐘  
  ●4點12分28秒 死者歐陽夏的家屬開始找護士,20秒之後又進入醫生辦公室
  ●4點13分10秒 另一名家屬趕到醫生王雅的辦公室
  ●4點13分40秒 歐陽夏的妻子劉惠蘭也從病房走出,先後到了護士室門口和醫生辦公室
  ●4點14分45秒 劉惠蘭等3名親屬又從醫生辦公室前往護士辦公室,隨後折返醫生辦公室。
  ●4點15分40秒 王雅與歐陽夏的3名親屬從醫生辦公室出來,隨後走進護士辦公室
  ●4點16分28秒 王雅走出護士辦公室,朝歐陽夏所在病房走去
  從開始尋找到醫生進入病房,是4分鐘。親屬認為,是醫生和護士並不著急,才不得不一遍遍去找。
  但院方並不贊同這一說法。
  事發

  家屬

  值班醫護人員耽誤了搶救時間,醫院缺乏必要的搶救設備,導致患者死亡

  院方

  醫療行為是否存在過失,需要國家授權的鑒定機構作出認定以保證公平公正
  雙方的第一次矛盾發生在6月2日凌晨4點。成都商報記者觀看了事發時所在樓層位置最好的一個監控探頭拍攝的視頻。醫生和護士的辦公室與死者歐陽夏的病房在同一層,相隔大約10餘米,事發時醫生王雅和護士譚小飛值班。視頻顯示,6月2日凌晨4點12分28秒,死者歐陽夏的外甥從病房出來先走到護士辦公室找譚小飛,20秒之後又進入醫生辦公室。歐陽夏的堂哥歐陽潔作為親屬的代表告訴成都商報,當時歐陽夏呼吸困難,出現了大口喘氣,上氣不接下氣的現象,但護士譚小飛要家屬去找醫生。4點13分10秒,歐陽夏的三弟趕到醫生王雅的辦公室。歐陽夏的三弟事後稱,由於一直等不來醫生和護士,他才再次去找。4點13分40秒,歐陽夏的妻子劉惠蘭也從病房走出,在護士室門口與屋內交談片刻後,也趕到醫生辦公室。
  4點14分45秒,劉惠蘭等3名親屬又從醫生辦公室前往護士辦公室,隨後折返醫生辦公室。4點15分40秒,王雅與歐陽夏的3名親屬從醫生辦公室出來,隨後走進護士辦公室,劉惠蘭在門外等候。4點16分28秒,王雅走出護士辦公室,朝歐陽夏所在病房走去。死者妻子劉惠蘭在護士辦公室門口站了20秒,隨後也跟了過去。另一家屬則繼續站在護士辦公室門口。
  王雅進入病房,距歐陽夏的第一名親屬去找護士,剛好過去4分鐘。歐陽夏的親屬認為,是醫生和護士並不著急,他們才不得不一遍遍去找。但院方並不贊同這一說法。
  4點18分17秒,王雅從死者病房走出,進了護士辦公室。4點19分,王雅再次回到死者病房。10秒鐘後,護士譚小飛也朝死者病房走去。此時,據家屬第一次找護士過去了7分鐘。
  4點28分,醫生和護士先後從死者病房走出,進入護士辦公室,走路步伐明顯加快。4點32分10秒,醫生走出辦公室向病房走去。有4名其他病房的患者被吵醒,站在走廊觀望。
  死者家屬稱,醫生在病房持續用雙手按壓病人胸部。歐陽夏親屬認為,此時醫生才真正開始搶救。家屬認為醫院未準備呼吸機等急救設備,是導致搶救失敗的原因。院方回應稱,院方的醫療行為是否存在過失,需要國家授權的鑒定機構作出認定以保證公平公正,不應由醫患雙方各執一詞。
  激化

  院方

  家屬對兩名醫護人員毆打長達20分鐘,還逼迫醫生向死者下跪

  家屬

  雙手抓住剛好站在身邊的醫生王雅的胳膊,醫生是被“帶倒”的
  4點32分40秒,一男家屬和醫生王雅一起到護士室,然後推出一輛醫療用推車又趕到病房。4點36分30秒,護士譚小飛從病房跑進辦公室,25秒後又跑向病房。39分20秒到40分30秒之間,譚小飛再次快步跑進辦公室後再跑向病房。期間,死者的父親等親屬也陸續趕到醫院,向病房走去。4點57分40秒,科主任陳斌著便裝趕到,更換衣服後,在4點58分40秒走出辦公室,向病房走去。這一過程中也爆發了雙方由矛盾激發的第一次衝突。由於病房並未安裝攝像頭,這一過程未被記錄,雙方對這次衝突各執一詞。
  王雅說,根據醫療程序,她要先用聽診器診斷病人病情,然後才能決定搶救方案。家屬則認為,王雅從開始就未及時到病房,耽誤了搶救。 譚小飛稱,搶救時她在病房內低頭找藥和註射器,準備為患者註射腎上腺素。當時一名男性家屬嫌其動作慢,朝其後腦部打了兩巴掌,她還遭到腳踹。
  王雅說,當時對患者使用腎上腺素後,大約三四分鐘,病人出現意識障礙和昏迷,此時家屬情緒較激動,“有一個男的上來打了我一耳光,說要是搶救不過來,就要我們償命”。患者死亡後,又有一名家屬將她脖子壓住,讓她跪在死者面前,後面幾個家屬輪番打她耳光。
  該院黨委書記郭志華之前告訴媒體,家屬因不滿醫生治療,對兩名醫護人員進行了長達20分鐘的毆打,期間,還逼迫醫生向死者下跪。而根據此前多家媒體援引一賀姓目擊者的講述稱,家屬要王醫生跪下,隨後趕到的科室副主任陳醫生跟死者家屬講好話,跪了一二十分鐘的王醫生才起來,不過死者家屬又對走到走廊里的王醫生打了一兩下。
  而死者家屬並不這樣認為。被指逼迫醫生下跪,以及之後參與多起衝突的歐陽某某,因尋釁滋事目前已被刑事拘留。10日,記者趕到歐陽某某被關押的長沙市第一看守所,她通過律師描述了事發經過。歐陽某某說自己是個農村婦女。看到歐陽夏死後,哭著雙手抓住剛好站在身邊的醫生王雅的胳膊,並跪倒在醫生面前,醫生王雅是被她“帶倒”的,並說“我(王雅)無能為力了,已經沒救了”,隨後醫生就起來了。
  升級

  醫生

  打人家屬自稱是省人大的,叫囂“如果不是我公職人員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

  家屬

  (院方)一名高大男人指著對我說你是哪裡的?我說省人大的。他說人大的好,等著瞧
  5點27分20秒,值班護士譚小飛走出病房。29分30秒,醫生王雅走出病房。 5點30分40秒,32分45秒,34分40秒,院方的另一名穿保安制服的男子和兩名年輕男子先後來到所在樓層,出現在視頻畫面里。此時院方已有六七名年輕男子趕到,其中兩人穿保安制服,多人在走廊內來回走動。5點40分,科主任陳斌走出死者所在病房。死者的大嫂和侄女追上來在走廊與陳斌交談,院方立刻有3名男子從護士辦公室出來並圍上來,其中1人穿保安制服。持續約半分鐘後散去。在此過程中,陳斌安排工作人員來運死者遺體。家屬要求醫院給個說法,未同意。
  6點05分10秒,醫生王雅單獨從護士辦公室走出後進入醫生辦公室,視頻中看不出是否受傷。6點22分30秒,護士譚小飛從其他病房走出,手中拿著給病人打針的托盤。
  6點23分42秒,譚小飛進入護士室,科主任陳斌隨後也進入護士室。7點整,護士辦公室門外也有很多人圍觀。7點02分,3名家屬再次進入醫生辦公室後,院方的5名男子以及死者的多名親屬衝到辦公室內,包括死者的父親。又一次激烈的衝突在此刻爆發。
  進入醫生辦公室的一男兩女是歐陽夏的四哥、大嫂、三姐(歐陽某某)。歐陽某某稱,她是聽死者妻子劉惠蘭說醫生救人延誤了,去辦公室找陳斌要說法。見無人搭理,隨手拿起塑料病歷夾砸了兩下辦公桌,把桌上的玻璃砸碎了。歐陽某某稱,院方的一名保安將她的手用力砸向碎玻璃,導致她的手背鮮血直流。她本來想打一位女醫生一耳光,但被一保安擋住,沒打到。死者的堂哥歐陽富勝也在此刻出現,此後媒體廣為報道的省人大官員仗勢打醫生,正是因為這次衝突。醫生王雅稱,打人的家屬中有一名男子自稱是省人大的,並叫囂“如果不是我公職人員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據成都商報記者瞭解,歐陽富勝為湖南省人大民族華僑外事委員會主任科員。
  歐陽富勝在向上級反映的材料中稱:到場後見院方來了很多高大男人,我於是問科主任,你這是乾什麼?這些是哪裡的人?科主任說是醫院保安。其中一名高大男人指著對我說你是哪裡的?我說我是省人大的。他說人大的好,等著瞧。
  爭論

  院方

  王雅被毆打致顱腦損傷,懷孕5個月的譚小飛被診斷為晚期先兆流產

  家屬

  下班時是“很自然”地走出辦公室,沒看見頭纏繃帶,“是詐傷”
  當天7點57分30秒,護士譚小飛和醫生王雅分彆著便裝,背著自己的包出現在走廊,各自進入辦公室。8點,王雅和譚小飛離開樓層。在媒體的報道中,王雅頭圍紗布躺在住院床上,據該院神經外科醫生陳濤介紹,王雅被毆打致顱腦損傷,並伴有聽力下降等癥狀,懷孕5個月的譚小飛因被患者家屬毆打恐嚇,被診斷為晚期先兆流產。死者家屬卻稱見到譚小飛和王雅下班時是“很自然”地走出辦公室,沒看見什麼異常,也不見之後媒體報道的頭纏繃帶的情況。他們因此稱,醫生和護士是詐傷。
  歐陽富勝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弱者。他寫了一份“關於請求徹查湖南省中醫葯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不予及時救治病人致其死亡的報告”。家屬稱醫院本同意賠償3萬元,但要求不能調取監控錄像。被拒絕後,反而通過網絡大肆炒作。該院黨委書記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否認醫院召開了發佈會。他說,是因為上門採訪媒體太多,才集中進行了發佈。
  目前,死者家屬起草了“搶救病人致其死亡的刑事及附帶民事控告書”。死者親屬稱,目前長沙市雨花區衛生局已經介入,死者家屬要求由省一級的鑒定機構進行鑒定。院方則回應稱,需要國家授權的鑒定機構作出認定以保證公平公正,不應由醫患雙方各執一詞。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教學

ee11eefxp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